15年前,他为生活选择音乐剧,15年后,音乐剧成了他的生活

2019-10-30 16:10:03

杏鑫 http://sjzganji.com

原标题:15年前,他为生活选择音乐剧,15年后,音乐剧成了他的生活

如果你爱看音乐剧,一定听说过刘岩这个名字,他是中国第一代音乐剧演员。

如果对原创音乐剧不那么了解,也听说过《蝶》《爱上邓丽君》《聂小倩与宁采臣》等经典剧目。刘岩,就是其中的主角。

如果你关注《声入人心》,阿云嘎演唱的《心脏》,原唱就是刘岩。今年,47岁的刘岩因参加《声入人心2》,走入更多观众的视线。

在中国原创音乐剧刚刚起步的时候,他为了生活选择了音乐剧,15之后的今天,音乐剧成为了他的生活。

《西厢》剧照

最近,刘岩在准备从综艺节目归来后的首次登台。11月1日、2日,他将在北京主演原创音乐剧《西厢》。一直在进行封闭式训练的岩哥接受了艺绽君(ID:bjvariety)的专访,讲述了从他入行至今的故事。

聊入行

33岁获得第一个角色梁山伯

刘岩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,专业其实是古典舞,在1988年第二届“桃李杯”舞蹈比赛中还拿过名次,毕业后他在吉林省歌舞团工作多年。他与中国原创音乐剧的缘分,要从2005年说起。

那一年,33岁的刘岩离开家乡来到北京,本想从事影视相关行业。但和很多北漂一样,很难寻找到合适的机会。在北京的头三个月,他只赚到了800元钱,就在心灰意冷之际,一位舞蹈老师告诉他,一个音乐剧剧组正在招演员。刘岩有舞蹈功底,又曾在老家的音乐茶座唱过歌,便决定去试试。

刘岩与李盾

这个音乐剧的剧组,就是着名音乐剧制作人李盾的《蝶》。

刘岩去面试的时候,那一轮的演员招募已经结束,但还是被带着见到了李盾。“李盾老师听说我是学古典舞的,还拿过桃李杯,就让我唱了一首歌。我唱了首孙楠的歌,结果还唱扎音儿了。”刘岩回忆,李盾还问他喜不喜欢音乐剧,刘岩说喜欢,就被留下了。

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,刘岩和其他学员一起参加培训。每天学习声乐、表演和台词,早上6点半起来练早功,到了晚上7点半还有作品赏析课。每个月,李盾和三宝都会和外请的歌唱家一起考核学员,“当场唱歌,当场点评,不合格就走人,压力非常大。”刘岩回忆说。

音乐剧演员需要声乐、表演、舞蹈多种综合能力,刘岩就拼命恶补自己薄弱的技能。练台词时,他没少练“八百标兵奔北坡”等绕口令;学习声乐时,他力求用歌声表达剧中人物情感。起初三宝评价他,“唱歌没什么毛病,但就是个流行歌手”,希望他增加歌唱的戏剧性。刘岩就日夜钻研,一个月后再给三宝唱歌,三宝大为震惊,竖着大拇指说:“刘岩,你行!该有的戏剧张力都有了。”

“其实,当时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,也没有什么发展中国原创音乐剧的豪言壮语,甚至没人告诉我们演什么角色,所有人都当群演培养。”

当时的刘岩也没想过自己能演主角,只是抱着“要把这件事做好”的心态,纯粹地学习和练习。2007年《蝶》上演,刘岩拿到了他的第一个角色——梁山伯。自那时起至今,他出演梁山伯超一百多场,被业内称为“流水的祝英台,铁打的梁山伯”。

谈上综艺

想帮原创剧“卖卖票”

《西厢》剧照

然而,刘岩获得的认可几乎只在业内流传。在音乐剧没有“出圈”的那些年里,即便在圈中再有口碑,也不被大众知晓。

“出演了《蝶》和《爱上邓丽君》之后,我就爱上了音乐剧这种表演形式,但我发现音乐剧在国内的情况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。”刘岩记得清清楚楚,在《蝶》刚上演那几年,一次在北京展览馆演出时,临开演前,场外的黄牛票贩把票价压到了5元钱,观众仍然很少。

而他们在广东省巡演《爱上邓丽君》时,有一场需要现场哭出来的感情戏,“我正努力地酝酿情感,突然听下面一个观众高喊:‘别说了,我们要听歌!’”台上的刘岩非常无奈。

“作为演员,台下有一万个观众我们好好演,有一个观众我们也照样演。但肯定是观众越多、气氛越好,给我们带来的刺激就越多。”从2005年至今,刘岩共出演9部音乐剧,其中8部是中国原创剧目。

《声入人心》第一季就曾邀请他参加,他因为在排演剧目就没有登台。今年参加《声入人心2》,只要赛制允许,他一定唱原创音乐剧的选段。他的目的也很单纯:“就是想帮原创音乐剧卖卖票,至少让观众知道,中国也有原创音乐剧,中国原创音乐剧也有好听的歌。”

谈音乐剧

好的演唱≠飙高音

刘岩在节目中有过很多次表演,最令人瞩目的就是这一段和年轻演员周奇合作的唱段《疼》(选自《王二的长征》)。

老实说,刘岩的演唱在所有参加节目的歌唱家中并不是最好的,但他偏偏能把你带入一种情境。就拿这一段来说,这是一个红色主题的音乐剧,在电视上播出的时候,不是每一个观众都了解剧情,但很多网友都回复说:听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!不看画面只听声音都觉得震撼。

这个唱段原本不是一个二重唱。在节目中演出前,刘岩选了年轻的周奇做搭档之后,就想唱这个唱段。于是他找好朋友、知名音乐剧演员孙博(代表作《钢的琴》)商量。孙博问他:“唱二重,那怎么唱?”刘岩说:“我找了个年轻特别小的搭档,就想要反差。”

于是两人商量,把《疼》后面的一段台词提前,在演唱前一人一段朗诵出来。周奇念:“我十二岁参军,十七岁当团长,大家都叫我老革命,今年我十九。”刘岩重复这一段的时候念:“那年我十九。”年龄感和时空的对话就这样被塑造出来了。

“节目组当时想减少演唱之前的台词,但我说少了就不对了,这是辅助观众进入情境的台词。”演过这么多年的剧,刘岩也知道这段朗诵不短,“我们说得好,观众就进入情境了,说得不好,观众肯定觉得啰嗦。”

刘岩说,这就是音乐剧演员和流行歌手不一样的地方。流行歌手可以只对着观众演唱,但音乐剧演员必须把自己放在角色中,不仅是表情、动作、台词,包括声音的状态。“三宝老师告诉过我,音乐剧的歌不是唱出来的,而要像‘说’出来的,有叙事的感觉。”

刘岩还在节目中演唱过《钢的琴》中的《练习曲》,他自己关注到网友的评论:“说好的多,但也有说不好的,有人说我:不像在唱歌,好像是在说话。”刘岩一笑,幽默地说:“这就是我追求十多年的境界,被你发现啦!”

刘岩觉得,由于一些不当的引导,有的观众可能觉得唱歌好就等于飙高音,其实并非如此,尤其对于音乐剧演员更不是如此。“音乐剧在中国的发展时间不长,观众对这样的观演关系不了解也正常,好在现在大家愿意走进剧院了,慢慢的感受剧场的氛围就会有好转。”

希望原创剧“再慢一点”

音乐剧《西厢》是他从节目归来出演的第一部戏。如他所愿,这次《西厢》的票卖得不错,刘岩由衷地感到高兴,同时又觉得压力山大:“我原来演过《聂小倩与宁采臣》,宁采臣也是古代书生,张生也是。”他想把他们区分开,“不能让别人说我演什么都一个样。”

《西厢》剧照

刘岩为张生做了人物小传,反复揣摩人物心理。“宁采臣是个’三好学生’,理解所有事物都想书本上怎么说,张生可不是。”说这话时,刘岩手里正拿着剧本,说着,他眼睛一亮,把剧本一卷指向前方:“我要搬到西厢旁边的耳房里,和莺莺就会更加亲近了。”一副小滑头的口吻。

“张生这个人物风流倜傥,喜欢耍小聪明,他其实不太上进,后来为了崔莺莺、为了爱情才有动力考取功名。”在刘岩看来,结识崔莺莺,对张生来说算是一种成长,而他要把这些细节都表现出来。

刘岩说,一个成熟的音乐剧演员,要达到的境界是“不能让观众看出来你在演戏”,“演戏时达到了特定的情感,你可以把手伸出来,伸出来容易,但你什么时候把手放下?”这些细节不揣摩清楚,观众就觉得不自然。

刘岩觉得,相比于去年小范围试演的版本,今年的《西厢》“抠”得很细,“所有演员的表演都有调整,把细节排出来了,观众看着也会觉得人物丰满。”

每一个好的剧目都要这样精打细磨,近两年音乐剧“出圈”,刘岩更希望原创剧可以“再慢一点”,“不要太着急,不要趁热度抢着排一些作品。”刘岩说,他还是坚持每年最多接两部戏,也绝不会在接一个剧目的同时,再排另一个剧目。他心中有这样的坚持:“我们在这个圈里’混’,’混’得是什么呢?不就是自己的口碑吗!得对得起我们的观众。”

-end-

责任编辑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关于我们

新华资讯网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房产家居、生活百科、商旅生涯、教育科研、体育健康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新华资讯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